建议收购波司登、租房给郭德纲全聚德的投资者们是认真的吗

近日,全聚德的投资者互动平台页面热闹非凡。有人建议全聚德整合红星二锅头,成就一段“佳肴配美酒”的姻缘;有人为鸭毛的处理“出谋划策”,询问公司是否有收购波司登的计划;就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也莫名躺枪,被传其有意租用全聚德大栅栏房产。

全聚德的投资者们:我容易么?!

在人事变动方面,2018年4月,全聚德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徐佳向公司递交了辞职申请,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;2019年7月,全聚德董事叶菲因工作原因辞去了公司第八届董事会董事等职务。

于是,布洛姆白天为家里的卡车事业帮忙,晚上去辛辛那提大学夜校持续念了九年书。后来,人生之路遇上瓶颈,面对上学、担任义工和工作的时间分配问题,布洛姆必须作出抉择;他决定放弃上学。

UC退伍军人计划服务经理哈里森(Terence Harrison)表示,“我们收集了他的记录,发现他已拿到足够学分,可以获得UC学位。”

近两年,全聚德的确做出了一些改变,包括在华东区域尝试新型综合体门店、在北京打造精品门店、与抖音合作进行创意营销、激活会员卡等。据全聚德方面介绍,已开业的全聚德上海控江路店、全聚德上海遵义路店,餐厅形象已经发生转变,在环境、菜品、服务等方面更加适应年轻消费者的体验需求。资料显示,2018年上半年,全聚德上海控江路店实现营业收入1000余万元,接待逾8万人次,上座率为186%。

不仅如此,还有投资者为如何处理屠宰鸭子所产生的鸭毛“出谋划策”,询问全聚德有没有收购波司登的计划。

对于全聚德业绩下滑的原因,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曾向中新经纬客户端分析,或由“质”和“量”两个方面因素造成。其中,“质”是指核心消费群体的质量,“量”则是指整体消费量。

此外,关于租房给郭德纲、收购德州扒鸡、更名为“中国北京首膳”等传闻,全聚德也一一澄清,称“无此事项”。

更有意思的是,有投资者听闻郭德纲的大栅栏舞台与全聚德比邻,且郭德纲有意租用全聚德大栅栏房产,特就此事向全聚德求证,并询问租金是多少。

对此,全聚德相关负责人此前在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采访时也提到,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,老字号餐饮企业的确面临着品牌单一、创新不足、商圈变化、存量下滑等诸多挑战。

而就在不久前,全聚德总经理张力也因工作变动离开了公司。资料显示,张力自2016年9月起任全聚德总经理,至今已三年之久。

老字号品牌如何迎合年轻消费者?

近日,有投资者在深交所互动易上留言称,全聚德经营业绩每况愈下,公司应实实在在考虑一下整合红星二锅头,正所谓“佳肴配美酒”。

据报道,台风“巴蓬”24日登陆菲律宾,在圣诞节期间途径菲律宾中部多个岛屿。

(图片来自:摄图网)

超过1.6万人躲在学校、体育馆与政府建物内的收容设施过夜。另有2.5万人因台风造成渡轮取消而被滞留港口。当地机场也有多个航班被取消。

“对于全聚德来说,当前最为重要的是改善其服务与品质,从而把客人留住,提高单店业绩,把这种单店的经验标准化后,再去开更多的连锁店,来实现经营的良性循环。”著名战略定位专家、九德定位咨询公司创始人徐雄俊向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。

中新经纬记者注意到,12月16日,全聚德方面对部分问题进行了回复。

“从当前的情况来看,全聚德核心消费群体的质量在整体下降。以前,全聚德的消费场景多是宴会、商务、政务等,而现在全聚德已经很难进入当地人的菜单了,支撑其销售额增长的主要是旅行团等餐标比较低的消费群体,利润自然很难上去。”朱丹蓬指出。

毕业典礼时,布洛姆将坐在孙子旁边;他的孙子目前是国民警卫队(National Guard)成员,明年也将从UC毕业。

“我们清楚地认识到自身存在的一些问题,现在正在积极应对,在保持150多年经典传统的同时,做消费者喜欢的产品,包括创新品牌等。”该负责人表示。

布洛姆回忆道:“当我到辛辛那提大学时,时间已经迟了;那时已近八月,我没办法卡到位子入学。”

“全聚德的产品、场景等缺乏创新,再加上价格整体偏高,导致其在激烈的餐饮市场竞争中优势渐失。”朱丹蓬补充道。

具体来看,2013年,全聚德营业收入下滑2.13%,归母净利润下滑27.62%;2014年,全聚德营业收入下滑2.96%;2016年,全聚德营业收入下滑0.33%;2018年,全聚德营业收入下滑4.53%,归母净利润下滑34.81%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全聚德业绩持续下滑的过程中,股东“逃离”、高管离职的戏码也在轮番上演。

至于消费量,朱丹蓬表示,年轻消费者作为当前的主流消费群体,这部分群体对于餐饮的需求发生了显著变化,好玩、有趣等成为他们的新诉求。而全聚德由于产品老化等问题,显然并不能很好地迎合年轻消费者的这些诉求。

校方特别安排在正式毕业典礼前一日进行彩排。布洛姆说:“很高兴我们今天先来排练,这可以让我在人群涌现之前放宽心。”

其实,布洛姆只差两门课就可以拿到学位。布洛姆说,“有点阴错阳差的感觉,我就是没有再回来完成那两门课。”

尽管没有辛辛那提大学(UC)校友的正式头衔,但布洛姆这一生都是UC熊狸(BearCats)足球队死忠球迷。他的家人将一切看在眼底,决定联系UC,探询是否可能让布洛姆获得荣誉学位。UC校方经过一番背景挖掘,决定为布洛姆做得更多:正式颁给他辛辛那提大学布鲁艾许学院(UC Blue Ash College) 副学士学位。

进入2019年,全聚德的业绩并未明显好转。数据显示,2019年上半年,全聚德营业收入、归母净利润分别下滑13.43%、58.51%;2019年前三季度,该公司营业收入、归母净利润分别下滑12.62%、59.09%。在2019年三季报中,全聚德预计,2019年全年,公司或将实现归母净利润2191.27万元至4382.53万元,变动幅度为-70%至-40%。

(文中观点仅供参考,不构成投资建议,投资有风险,入市需谨慎。)

布洛姆1940年代就读罗杰•培根(Roger Bacon)高中,那时的校长告诉所有男学生:“孩子们,国家正准备长期作战。”布洛姆43年入伍服役三年,回到辛辛那提时,他准备上大学;但事情并没有如他计划那般进行。

投资者们为全聚德的发展可以说是操碎了心。

2018年11月,IDG宣布欲清仓减持其所持有的5.63%全聚德股份。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,IDG的持股比例已降至3%。据了解,此前,IDG曾是全聚德的第二大股东。

前三季度净利下滑近六成

公开资料显示,全聚德创建于1864年,曾一度是“北京烤鸭”的代名词。2007年11月,全聚德正式在深交所上市,被称为“烤鸭第一股”。

针对收购波司登一事,全聚德称,目前公司的鸭毛产量尚不足以支撑一个羽绒加工厂的用量。至于鸭毛的处理,全聚德表示,有专业的鸭毛回收公司进行回收。

此次“巴蓬”台风虽较2013年侵袭菲律宾的“海燕”台风强度较弱,但行进路线与超级台风“海燕”相似。

数万人在圣诞节被困在关闭的港口或疏散中心,而当地很多民众则困在被雨水浸泡的房屋里。

上市后,全聚德的业绩曾连续5年保持增长,更是于2012年创下了营收19.44亿元、归母净利润1.52亿元的最高纪录。然而,此后全聚德的业绩便再无突破,并开始呈现出下滑趋势。

Related